高举德哈大旗

【杰佣】不可抗力(1)

阿存。:

*莫比乌斯环   双失忆


*我不会说因为奈布从原皮换成了刺客披风,杰克就不认识了(被打死)




Chapter 1


圣心医院破败围墙上停着的乌鸦,扑棱着翅膀飞向了圆顶。


是经过的绅士惊飞了它。


 


高个男子低头优雅又缓慢地用手抹去指刀上的血,那血兀自还热着。椅子上被绑住的求生者挣扎着,惊恐的看着男人的身形在雾中隐去。她的工具箱躺在椅子旁,里面的东西散落出来,杰克觉得这个绿色小盒子有点眼熟。


 


不过庄园的开膛手没心思去多想这些。他并不关注这些人到底什么身份,在他眼里,他们只有求生者这一个身份,需要被送回庄园。这些猎物其实不堪一击,捉住他们,就像是从草丛里拎起一只瑟缩的兔子。很少有几个有点本事的,能激起一些他捕猎的兴趣,不过,想起来也是很久远的事了,久到杰克想不起来那些人长什么样子,最终有没有从这里离开。


 


“求求你……”椅子上的女孩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稚气,她的人连同声音都抖着,像是风里瑟瑟欲落的秋叶,“你放我走吧,我……我只是想来这里找我的爸爸……我没想做什么坏事。”


 


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,杰克想,这确实让人同情。


“我很抱歉,我的小姐。我不能放走任何一个人。”绅士的声音低沉又带着客气的温柔,可惜表达的意思里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。“正如你,我也有必须要守住的东西。”


“我想,可能你需要自己凭本事逃出去了,小姑娘。我可不能放水。”


 


男人不再作声,他的身影终于完全和迷雾融为一体,沉默得不近人情。


 


风里只有乌鸦时不时的一声嘶哑的叫,还有女孩带着点哭腔的呼吸声。但是,猎手已经感受到了周围有人靠近。


红影从半倒塌的墙间窜出来,像一只狡黠的豹子,带着些挑衅意味地,直扑到他面前。往猎人怀里撞的猎物,真是不知所谓的莽撞。绅士轻轻笑了一声。他举起指刀。


刀尖只抹到来者带起的风,闪过去了?绅士有一瞬间的愣神。


只是这一愣神间,椅子上的女孩被救了下来。来者又扛下一刀,红色的血渗透进黑色的布料,而女孩已经惊慌失措的逃走了。


真让人扫兴。


杰克回身去追跑走的女孩,而那个穿着刺客披风的小个子,仍不知死活的晃到他面前,这几乎是挑衅,但是绅士没有这么容易上当,先把那个小孩送回庄园,再来对付这个过分自信的小动物。


鬼魅般的男人迅速隐没于雾气之中,化成了医院黄昏的一部分。他迅速顺着血迹找到了墙角那个惴惴不安的小兔子。


 


奈布肩头的伤口一直流着血,他的步伐不由得有些踉跄。他想跑得再快些,可惜疼痛和失血带来的无力感,像藤蔓一样绊住他的脚。等他赶到时,椅子在他眼前升空了。自己的表情一定是错愕的,所以那个狡诈卑鄙的猎人眯起了眼,他想那个人面具下一定得逞地勾起了嘴角。


那人追赶着自己,走走停停的,他感觉出那个家伙的玩味,那人并不急于捕捉。自己的体力不断消耗着,奈布已知要输。那人似乎饶有兴味的看着自己扳倒木板或者闪过他的攻击。臂上的护腕,帮助他几次拉开距离,又被过于高挑的人几步追上。


“小家伙。很久没人陪我玩玩这样有意思的游戏了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,“不过,游戏该结束了。”


后背遭到极重的一击,瞬间将他击倒在地,奈布强撑起上身,感觉眼前黑红一片好一阵,身后新伤叠着旧伤,火辣辣地烧灼起来。


那人拎起他的后领,将人提起。奈布下意识挣起来。


 


“小先生,我劝你不要再浪费气力。”


那人拎着自己像拽着一只兔子,说着还凑到他耳边,他感到男人的面具蹭到了自己的耳廓,“不要浪费时间。”男人的声音带着点笑意,这在奈布看来简直是一种侮辱。


所以他近乎是条件反射一般,反手一拳锤在了男人脸上。


他几乎是不出所料的被男人重重扔在了地上。


他抬头看见,男人破碎的面具下露出了小半张脸,肤色苍白得不像活人,金色的眼睛里腾起的怒火,使他表面的优雅从容裂开了一个口子。奈布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歇斯底里和莫名焦躁,自己似乎真正激怒了对方。


“小东西。看来是从来没有人教给你要懂礼貌。”


男人恶意地踩在他肩头的伤口上。奈布疼得直吸气,仍还不忘狠狠瞪回去。


“你不知道你弄坏了对我来说多重要的东西,你这没有教养的家伙。”


“像你这么倔脾气的家伙我之前也遇到过。”男人金色的眼睛眯起来。“后来……”


奈布等着听,倔脾气最后都被怎么收拾了,可是男人突然没有后话了,他有些惊讶的发现,男人皱起的眉头松开了,神色竟显得有些茫然,似乎是突然发了呆。这可不像一个屠夫。


 


奈布早从别人口中听说过杰克,一个与众不同的屠夫,似乎格外优雅得体,但是奈布心里清楚,没有什么不同,即使表面优雅,面具之下也是凶残的本性,屠夫都是狠厉的家伙。


男人的脸上的茫然让他褪去了杀气,但是失态只是一时的,很快他扶正了被打歪的面具,一把把人拎起来放上了椅子。


男人似乎突然消了气“说起来你脾气倒是有点像我的一个故人。”


“可惜,你不过是只喜欢咬人的小动物。”


他不一样。


他……


杰克再用力回想时,过去的一切都像蒙在雾里,他只能隐约辨识出那个人的背影,他想,必然是那人时常就那样在他前面。


就快要什么也记不得了。


所以,一个人也不能从这里走出去。


求生者逃走,作为惩罚,监管者会失去他的记忆。


杰克不想像同事小丑一样,什么重要的事都不记得了,整天乐呵呵的。


他情愿抓着这点尖锐的痛苦,死守着那点越来越少的珍宝。


 


奈布突然就听到身旁的男人近乎神经质的自言自语。


“真对不起。”


“你们一个也不能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昨天佣兵限免,匹配了一局,三个佣兵,兴奋死我了,但是进去被大佬佣兵各种遛_(:з」∠)_凭自己本事抱不到小奈布哭死


试图通过产粮祈福,早日抱到小佣兵_(:з」∠)_

鹿头,你的小娇妻在我手里,快把我老婆放了,我老婆只有我能抓

镭射可乐:

【今天份的黄色废料】

沉浸在没有太过ooc的喜悦中开始狂肝新的(ooc)

因为昨天主唱奈布侧面透风的骚气背心受到了好评,而且奈布也长大变帅了(以前看起来大概是正太,现在是叛逆少年了hhhh)

突然脑洞了一条同居室友的小故事,不过奈布是个直男(伪)设定哈哈哈,本来想画更刺激的只不过时间有限(我画五官大特写就是大写的我在偷懒了)

哦对了我开了微博—镭射可乐!不过以前我微博都是用来猥琐暗中观察的,所以如果自己发东西其实不太会操作(真实的老年人)不过那边可能转发和废话比较多了hhh,LOFTER还是大粮仓的!

祝食用愉快啊哈哈~